在经历了一次恐怖的大旱灾之后有兔氏的族人们

发布时间:2018-09-11 15:02:26   编辑:星辉彩票_星辉彩票网_星辉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74

 它委委屈屈的藏身于河畔的大山之后,看着顾峥对其弃之于弊履,而对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丑陋的乌龟王八却视之为珍宝。
 
    这实在是太气人了。
 
    顾峥他也压根不知道,这一幕对于蛊雕的冲击力有多麽的大,让此时此刻的它……暗自的下了一个影响了它一生的决定。
 
    当然了,现在的顾峥已经完全的陷入到了将自带神异的异兽给偷回了家的刺激之中,在他大气还未曾喘匀的时候,却被有狰氏的族长给唤了过来。
 
    “狰,我们要立刻出发了。”
 
    见到族长找完了有兔氏氏族的麻烦之后,急匆匆的找他商量的竟是这个,顾峥就十分的诧异:“可是还有不妥?”
 
    因为顾铮原本还认为,这里的凶兽既然被解决了,也不失为一个部落驻扎发展的好地方。
 
    只要能够大力的发展种植与畜牧业,整个部落就能从狩猎为主的原始部落,转化成为农垦为主的农耕社会了。
 
    但是看看现在狰雄的脸色,顾峥就发现自己想的太美好了,在这片平原上怕是除了蛊雕之外,还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吧。
 
    果不其然,族长接下来的话就将后续的谜底给揭开了。
 
    有狰氏的族长是这么说的。
 
    “依照部族之间的规矩,征服与被征服,附属与臣服,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若是一开始有兔氏能够仔仔细细的说明,请求有狰氏的帮忙,确认了对于咱们部族的附属地位的话,有狰氏的族人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安危,也会与蛊斗上一斗的。”
 
    “但是有兔氏并不是,他们是以我们部族的族人的性命,在为自己的部族谋利益。”
 
    “这就相当于对我们有狰氏正式的宣战了。”
 
    “而我,刚才去与对方的族长相谈的时候,就是以战胜方的身份前去的。”
 
    “至于有兔氏一族的其他人,不管老幼,从今以后,将会是我们有狰氏族人的奴隶。”
 
    “他们将负责我们部族最危险的劳作,采集,搭建以及在对外部族战争之中,充当敢死作用的肉盾。”
 
    “这就是他们敢对我们有狰氏挑衅的下场,从今以后,他们有兔氏曾信仰的神灵也将会被我们有狰氏的狰兽给驱散。”
 
    “而他们的信仰之力将会转移到咱们神兽的身上。”
 
    “而庇护有狰氏的神兽,将会拥有更加强大的能力,我们有狰氏氏族,将会愈加的繁荣。”
 
    “至于剩下的路程,将会拥有百十来号的奴隶为我们操心劳力了,这剩下的路怕是走的就不会像原本那么的艰难了啊。”
 
    听着族长的分说,顾峥点点头,他不想去询问对方,那些被剩下的有兔氏的老弱病残们在失去了强壮的族人以及图腾异兽的保护之后,将要怎么生活。
 
    他只想听族长接着说下去,那个所谓的大麻烦,到底有多么的麻烦。
 
    果不其然,铺垫完了不重要的事情,这重头戏都是要放在最后才说的。
 
    狰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有兔氏这个平原之所以住不下去,是因为,这个平原自从几年前开始,就逐渐的闹起了旱灾。”
 
    “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头。”
 
    “原本只是小旱,因为靠着宪翼水河的缘故,有兔氏的族人还能用器皿自行的灌溉。”
 
    “但是,到了最后,竟是一年两次三次的递增,干旱的程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的越来越长。”
 
    “直到去年,竟是到了河水灌溉都无法起到作用的地步。”
 
    “在经历了一次恐怖的大旱灾之后,有兔氏的族人们终于没有抗住这双重的夹击,从原本跟咱们差不多数量的中等部落的规模,就变成了现如今这一点点的人口了。”
 
    “可是?”顾峥有些奇怪的回望了一下身后的宪翼水:“他们的部族所在地可是距离宪翼水不远啊,又怎么可能大旱?”
 
    听到顾峥如此问,那族长又接着叹了一口道:“所以说这才是最邪门的啊。”
 
    “在大旱最严重的时候,这宪翼水竟然也跟着断流了。”
 
    “而这河中的生灵原本还能与之对抗几分,凭借着异兽的本领洒下一些甘露,但是到了最后,竟是被这灼热的旱季给直接赶到了宪翼水的最上游去了。”
 
    “那些土生土长的生灵都走了,剩下他们这些没本事的有兔氏的族人,能有什么办法?”
 
    “最为可怕的是,这有兔氏还是吃素的,全族的食物,喏,全靠那点地里的产物了。”
 
    所以说,大灾死人多呢,更何况这种毫无反抗的原始部落。
 
    顾峥表示理解的点点头,用最为笃定的语气给有狰氏的族长定心道:“我明白了,族长,咱们还是继续的走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一个适合部落族人居住的环境的。”
 
    “只要有狰氏的兽灵之火还存在,我们就永不放弃!”
 
 910 青丘山(starsfalling打赏加更二)
 
    这话说的让人心潮澎湃,激动的有狰氏的族长与顾峥一起眺望了一下初升的太阳之后,就开始驱赶着新收拢的奴隶开始收拾东西,继续的往东南的方向进发。
 
    只希望在度过了宪翼水之后,有狰氏部族能够找寻到新的驻扎之地。
 
    抱着希望的有狰氏的族人们收拾的是热火朝天。
 
    而与之相反的,则是垂头丧气的有兔氏的族人们。
 
    他们畏畏缩缩的站在搬运队伍的第一线,用他们那并不结实的小身板,扛着硕大于他们身躯几倍的物资,勉力的往有狰氏的大板车上挪动着。
 
    而当他们看到了独属于有狰氏的‘马’之后,那种灰败的心情,却像是刚刚燃尽的篝火堆一般的,又冒出了属于希望的热乎气。
 
    这是多么强大的部族啊,竟然驯化了异兽作为工具,为他们的部族族人所服务。
 
    也许,他们这些人跟随着有狰氏一起离开,反倒是能为自己找寻到一条活路了?
 
    但是,接下来……从有兔氏族长大帐之中,传出来的愤怒的咆哮与嘶吼,却立刻就打破了他们刚刚萌生不久的幻想。
 
    “你们是不会得意多久的!就算你们能够对付的了蛊雕,也是翻不过箕尾山的。”
 
    “因为我们有兔氏古老的歌谣早已经说明了所有的问题!”
 
    那么,那首歌是怎么唱的呢?
 
    有兔氏的族长也真的不含糊,在周围两个族的族人的注视之下,就高歌了一曲:
 
    四方的游人啊,想要翻越那延绵不绝的山脉,只可惜啊,有那凶恶的箕尾山阻挡在前。
 
    四方的游人啊,失望的转头回乡,却被那青丘山的鬼狐迷失了方向。
 
    游人啊游人,你何时魂归故里,家乡的土地,才是你归根的地方。
 
    ……
 
    在唱完了这几句歌谣之后,有兔氏的族长瞪着他通红的眼睛大吼了一句属于他的……最后的诅咒。
 
    “你们都会死在箕尾山山脉下最凶残最可怕的恶兽的口中。”
 
    “你们将承载着我有兔氏灭族的诅咒,永远不会被其它兽灵所接受!”
 
    吼完了这句话,有兔氏的族长就往地上一坐,与那些被留下的老弱聚在一起,表达出了他此时的愿望:“我不走!”
 
    “我是有兔氏的族长!”
 
    “我的家在这里!”
 
    “我要与有兔氏共存亡!”